send link to app

Bridge



自由

合約橋牌(英语:Contract Bridge),一般簡稱橋牌(英语:Bridge),是一種以技巧和運氣贏取牌磴的紙牌遊戲,屬吃磴遊戲。橋牌是由四個人組成兩對搭檔在方桌上進行,搭檔互相面對面坐在桌子的兩端。競賽包含叫牌(也可稱為競價)與打牌兩部份,接著將該牌計分。在“合約”決定後,叫牌就結束。合約代表某一搭檔宣告他們一方必須至少吃到的磴數,以及將使用為王牌的特定花色(或者不使用王牌)。打牌的規則與其他贏取牌磴的遊戲類似,且其中一位玩家的手牌必須面朝上放在桌上,稱作「夢家」。
橋牌能夠流行,主要是因為複式橋牌競賽的舉辦。這種競賽在理論上,能讓無窮多名參賽者參加。複式橋牌的比賽小至每天在無數俱樂部舉辦的例行賽事,大到世界錦標賽和奥林匹克。
流程
橋牌需要兩對,一對各兩人的搭檔。這四位玩家圍坐於一張方桌,各自坐在同伴的對面。這四位玩家對應的座位,常常以指南針的四個方位來表示。因此,南家和北家組成一對搭檔,東家和西家組成另一對。
一節橋牌包含許多副牌,而一副牌的進行順序是先發牌,接著進行叫牌決定合約,然後打牌,最後登記該牌的結果。
一副牌的目標,是以手上發到的牌儘可能取得好成績。影響分數的因素主要有兩個:叫牌中叫到的磴數,以及打牌中吃到的磴數。合約橋牌和其前身最大的不同即是合約的概念,這是指一個搭檔對他們用指定的王牌,或者不用王牌(無王),至少能吃到一定磴數的宣告。一個合約包含兩部份:線位和花色(或稱名稱、類別)。線位代表除了最基本的六磴(叫做底金)之外,所能得到的磴數 ─ 這保證贏得合約的搭檔,必須吃到較多的磴數。由於一牌總共有十三磴,線位從一到七共有七線,分別代表必須贏得七到十三磴。五種花色依等級低到高排列,分別是梅花(Club, ♣)、方塊(Diamond, ♦)、紅心(Heart, ♥)、黑桃(Spade, ♠)和無王(No Trump, NT)。舉例來說,「 3♥ 」這個合約代表這個搭檔用紅心為王牌,需要拿到九磴(底金加三)。因此,可能的合約總共有 7×5 = 35 種;所有可能的合約中 1♣ 最低,接著是 1♦,依此類推,最高是 7NT 。
兩個配對在叫牌階段裡互相競爭,看誰能提出最高等級的合約。贏得叫牌的一方,稍後便得拿到至少能滿足合約需求的磴數,以獲得分數。整體來說,最佳結果是盡量準確地叫到最佳合約,然後在打牌時得到約定的磴數(如果打得好或運氣好,也可以多贏)。如果贏得叫牌的一方(主打方)拿到約定的磴數(或更多),就可以說他們作成合約,且可以得到獎勵的分數;反之合約就是被擊垮,且對手(防守方或防家)就可以獲得獎勵的分數。
在尋找最佳合約時,如果雙方在爭奪最終定約,多叫一兩階很有用,因為與其讓對方叫到且作成合約而獲得很多分數,不如小失一點分數還比較有利。這被稱作「犧牲」,在激烈的叫牌中很常使用。這個作法在複式橋牌(比賽和許多俱樂部都使用這種方式)更為常見,因為這類比賽的目標是要比其他打同樣牌的配對獲得更高的分數,無論用什麼方法獲得多小的差距都有用。發牌
橋牌使用五十二張標準撲克牌。每一局都有一位玩家是「發牌人」,負責將牌平均分配給四個玩家,且首先開始叫牌。每局的發牌人都會以順時針方向輪轉。
在盤式橋牌(或其他非複式橋牌的場合),紙牌在開始之前都會洗好,接著發牌人以順時針方向,從他左手方的玩家開始一張一張分配,最後一張給他自己,這樣每個玩家都會拿到一副十三張的「手牌」。為了方便起見,發牌人的同伴通常在此同時把另一付牌洗好,以便在下一牌使用。發牌人左手方的玩家會是下一牌的發牌人。因此,盤式橋牌的每一牌都是隨機的,與其他手牌毫不相干,而許多時候決定分數的原因除了技巧之外,拿到的牌也佔了很大的成份。
在複式橋牌中,則只會在一節開始之前洗一次牌,然後一樣發成四手牌各十三張。這些牌會在競賽全場使用。這樣在打牌時,所有人的成績便可互相比較,且可以去除有些人拿到較好牌的運氣成份。複式比賽的牌會裝在塑膠或金屬製的牌盒內,在全場的每一桌傳遞,上面清楚標示手牌的編號和哪位玩家該拿那一手牌。牌盒中可能還會附上一張紀錄每個配對這牌成績的小紙條,這節比賽結束之後,裁判會將這些小紙片記錄下來。分數也可以寫在登記表上,在每一圈結束時由工作人員收集交給裁判。在一些競賽,尤其是要在不同地點使用同樣牌的比賽裡(例如大型的全國或國際競賽),牌會在比賽前先發好,也可能使用專門用來預先發牌的特製機器。在牌傳到新的一桌使用時,桌上的四位玩家會將牌抽出,接著數一數以確定手上有十三張牌。
複式橋牌和盤式橋牌,以及其他贏磴的遊戲的一個不同處在於,玩家不會將他們的牌丟到桌子中央,而是在每磴結束後,面朝下放在每位玩家的正前方。這樣在該牌打完後,玩家便能完整取回自己的手牌,歸位到牌盒中,讓後面各桌能不受影響地打到相同的牌。如果在打牌時有違規,或其他需要回顧之前出牌的事件發生,這麼做也能確定當時每個人出過什麼牌,以及出牌的順序。
叫牌
叫牌決定主打方及最後的合約。主打方的其中一人被稱作「莊家」,而會主打這一牌,另一位則會成為不做事的「明手」。最後的合約也可能被(防守方)賭倍或(主打方)再賭倍,使這一牌不論是做成或被擊垮,能得到的分數都會增加。
在叫牌中,每個玩家在輪到自己時都可以做出以下其中一種「叫品」:
叫價(Bid):宣告叫品的線位及花色,也可稱為「實質性叫品」。 賭倍(Double):當最後一個非派司的叫品是由敵方叫出。 再賭倍(Redouble):當最後一個非派司的叫品是敵方的賭倍。 派司(Pass):不想做出以上三種叫品時,亦即棄權。
(註:「叫價」和「叫品」這兩個詞常被混用,但技術上這是錯誤的。)
叫牌由發牌人開始,每個玩家依序順時鐘輪流叫出一個叫品。當出現連續三個派司後,叫牌即結束。
「叫價」會指定線位和花色,所以指示了一個想打某合約的提議。想叫牌的玩家必須叫出比前一個叫品更高的叫品。所謂比較高的叫品,是指叫品的線位較高,或是在同一線位上,且花色的等級較高。因此在 3♥ 這個叫品之後,不能叫 2♠ 或 3♣ ,但可以叫 3NT 或 4♦ 。
「賭倍」只能在敵方叫出叫價後使用。用最簡單的話來說,這代表該位玩家很有信心敵方的合約無法完成,因此玩家願意讓本方在擊敗合約時的分數能加倍,但在敵方完成合約時他們的分數也會加倍。但在現代橋牌中,賭倍常常被用來當作特約,要求同伴叫牌,或者傳遞訊息給同伴。「再賭倍」只能在敵方賭倍後使用,也可以用來做一些其他特殊用途。賭倍和再賭倍在下一個叫價出現後便失去效用,即任何之後的叫價都會使其無效。
叫牌結束後,最後一個叫價(以及其後的賭倍和再賭倍)便成為合約,其線位決定達成合約所需的磴數,而花色則決定所使用的王牌(如果有)。
另外要提的一點是,早期的叫品的目的是交換資訊,而非決定最後的合約。大多數叫品都並不希望成為最終合約,而是用來描述玩家手牌的力量與分配,以使搭檔能對最佳合約的位置做出有根據的猜測。同伴間各叫品意義的約定被稱為叫牌制度。
沒有贏得合約的搭檔叫「防守方」。叫出最後叫價的一對還要細分:首先叫出最後合約所屬花色的一方成為「莊家」,他的同伴則是「夢家」。舉例而言,若西家發牌,叫牌過程如下:西 北 東 南派司 1♥ 派司 1♠派司 2♦ 賭倍 3♠派司 4♠ 派司 派司派司
那麼東家和西家就是防守方,南家是莊家(因他先叫過黑桃),北家則是夢家,而王牌是黑桃;莊家(和夢家)必須吃到十磴。東家的賭倍因南家接下來的 3♠ 叫品而無效,所以不會影響合約。
叫牌盒是一個能用寫了字的卡片放入,以表示叫品的盒子。這樣,玩家就不需讀出(或寫下)自己的叫品,而可以避免鄰近的玩家聽到叫牌,或者讓玩家用有意或無意的聲音變化,傳遞不被允許的訊息給同伴。打牌
打牌的步驟有十三磴,每一磴包含每位玩家手中的一張牌。A 在橋牌中最大,接著依序是 K、Q、J、10、9 等等,每個花色牌組中最小的牌是 2。一磴中最先出的一張牌稱作「引牌」(或稱攻牌),接著玩家順時鐘方向依序出牌。引牌可以是手上的任何一張牌,但其他的牌則必須「跟出」花色(亦即,必須打出和引牌同樣花色的牌),除非他們已經沒有該花色的牌。打出該磴最大牌張的玩家贏得這一磴,除非其他玩家的出牌中有王牌,在後者的狀況中則由打出最大王牌的玩家贏得此磴。贏得此磴的玩家在下一磴可以引牌,直到所有牌打完。
第一張引牌稱作「首引」(首攻),是由莊家左手方的防家出牌。在首引之後,夢家將他的手牌面朝上在桌面分成四列,一列一個花色,王牌(如果有)放在他的最右手邊。莊家除了要決定自己的出牌,也負責幫夢家選擇要出的牌。防家則各自負責出自己的手牌。夢家可以負責在莊家違規時提醒他,但不能用任何其他的理由干擾打牌。舉例而言,夢家可以在莊家從錯誤方出牌時阻止他(例如提醒他「上一磴是夢家贏到的」),但不能評論敵方的行為,或建議接著該怎麼打。在一般比賽中夢家可以什麼都不做,但在複式橋牌中必須負責根據莊家的口頭指示(例如「同伴,請出紅心 J」)從夢家出牌。這樣比較方便,也可以避免莊家因為伸手橫跨桌面拿牌,而造成的某些麻煩。
合約的線位是一個特定的目標。在上面的例子裡,莊家必須想辦法拿到十磴(「底金」六加叫到的四,王牌則是黑桃)才能「完成」合約拿到分數。若莊家無法完成合約,則就說防家「擊垮」或「擊敗」了合約(莊家「倒約」),而可以因此得到分數。